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lph吐槽的地方

人品是个大问题

 
 
 

日志

 
 

最近的感怀——关于梦  

2007-07-06 17:54:39|  分类: 吐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的感怀——关于梦
最近晚上一直在做梦,其实平时晚上做个梦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不过貌似最近集中的大规模的现象比较离奇。
先扯以前的,由于晚上一直存在的幻听现象,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做梦还是真的听到或者是其他什么的东西,女性的各种各样的哭声一直是主角,不过来源从阳台、走廊一直到某一天晚上斜对面床位正上方的角落已经都有过迹象了(对不起我可爱的丹丹了,但那天晚上绝对是你那里有声音),平时更多听到的是阳台上各种物体移动的声音,不过事实上阳台上能在地上移动的只有拖把一个,但我为什么就听到了很多脸盆的合奏呢?好奇怪的。
很想哭的一个梦,有生以来我对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最想唾骂的一次。梦见了一个骑在恐龙背上的漂亮女孩,可惜一直走在路上的她并不是什么重点,貌似在曲折的小路上走啊走,在山间的一个客栈停了下来,很冷的下雪的天气,女孩子走了进去,然后就是比较脱力的画面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梦里会出现镜头拉近的场面,总之镜头就是拉近了那只恐龙,总之大概是一只看上去是食草性的恐龙,然后就是恐龙很诡异地融化,像岩浆一样的感觉,好象这里的时间拉得很长,总之就是慢慢地化掉的过程,接下来从地上的一坨红红的岩浆里站起了一只小小的马,此时镜头又一次拉近。
然后,出现了让我悔恨终生的画面:那只马抬起了头,它长着一对漂亮的大大的星星眼!
补充一下,整个梦还有背景音乐,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有人在唱图兰多的《今夜无人入眠》……
我当时是被自己活活吓醒的。
哭泣吧,整整摧残了我的大脑4年多的星星眼镜头,好想哭……
但最近的状况似乎更加脱力了,疯狂地梦见以前的事情,而且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过片段感强烈地不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离奇的画面。
有看见过湿漉漉的长长的阴森的走道,那是我很小的时候住的房子里的必经之路,然后不远的门打开了,是一个曾经住在楼下的老爷爷的家,但是门开了之后唯一看见的确实那个老人的退休证书,很大的,贴在墙上,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看见一个很高的阁楼,还有堆得很高的垃圾山,但是却出人意料的干净,似乎表面的东西都是木屑的材质,旁边有一棵长得很扭曲的树,还有一口奇怪的井,里面的水很清澈的样子,不过井是开在垃圾山上的……
再次无语,在梦里多次迷路,但目标其实是河对面哥哥同学的家里,相距不过100米的地方,每次梦见去那个傻傻的大哥哥家里打游戏的时候都会先迷路,找不到那座本来应该就在眼前的桥。
总之就是很多有关小的时候住的那幢阴冷的大房子的事情都以一种扭曲的场景再次出现了,也梦见过那里住的其他的人,有一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女孩子,有一个很凶的同岁的男孩子和比他更凶的他的奶奶,还有住在天井对面的那个严重超重的胖子和他那辆经常被我和哥哥用针筒乱戳的自行车。不过某个晚上居然整晚都梦见中午放学回家被爷爷逼着练书法的可怜的哥哥,不过更可怜的是当了一个晚上的观众的我,你们真的很有耐心,真的写到了天亮……
好吧,我承认最近想的是太多了,不过经常性的梦见以前的事情似乎是在表达什么感觉的样子,梦里的桥总是找不到,河里有奇怪的漂浮物,出现背景音乐的频率高达90%(没有背景里唱歌的人的情况就是我在唱很走调的歌),一般都是歌剧,有时候是和尚念经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离奇,精神状态也基本是在崩溃的边缘了,不过事实上好象我一直处于崩溃的状态上,其实只要晚上不要一时想不开跑对面床位上夜袭就可以了,因为肯定会被踢下来的,不过事先声明,我从来没有夜袭过自己寝室的人,其实寝室的话其实一般是在白天去骚扰的……
以前似乎恳求(更接近于强迫)某人去为我求了一张平安符,原因是因为当时那个阶段天天晚上清楚地听见很古怪的声音,很多人的声音,很响,但一直没有清醒的感觉,不过似乎很争气地在平安符到手之后安宁了,但是有别的孩子晚上开始了梦话的旅程,结果我的衣橱里很显眼地贴了怨灵退散的纸条,另一个孩子的衣橱里贴的则是我画的可爱的修女,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更箱是个背后灵的样子……神圣的光辉笼罩着516寝室,一个学期里四个人不同程度的摔交,两个轻伤,两个进了医院,其中一个骨折加脱臼,另外一个就是最近第四次扭伤左脚的我了,看来黄金左脚已经基本报废了,虽然是在刷牙的时候发生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以后完全可以不去碰足球了,老大不小的人了,是时候消失了。
其实也许我真的忘记了很多的事情,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东小桥弄的路口应该有个不小的垃圾集中站呢,那个给我的印象真的很深,不过似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搬掉了,但黑色的路面和垃圾车还是有一点感觉留下了。
好象还梦见了苏大的残缺的墙,是那种缺口大得能让小孩子爬进去的地方,应该是小时侯进苏大去玩的入口吧,还有更小的时候住的地方门前的一条河,不过现在已经被填掉了,成了一个很空虚的草坪,对面的门也被封掉了,也看不见原来颓废的苏大女生宿舍楼了。
还有很多次,梦见和哥哥一起出去玩,其实就是两个人到处破坏而已,不过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躺在草坪上说冷笑话的感觉吧(再次鄙视把西花园软软的草坪翻种那种扎屁股的草的校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可惜每次都会看见远处很没形象地打篮球的大学生们,真的很没形象,穿的衣服像麻袋一样,但愿这是我记忆错乱的结果。不过和哥哥一起去苏大的记忆也许是我以前最快乐的印象吧,因为和老爹一起去放风筝的那天下雨了……
貌似已经走题的样子了,不过以前真的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很多的东西都已经忘记了,连高中同学的名字都弄错了(严阳我对不起你,上次把你名字念反了……),再早点的事情也就是最近一直在梦里出现的画面了,希望在十年之后我还记得这些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如果我没有提前得老年痴呆或者健忘症之类的毛病的话。
顺便扯一句,昨天梦见的是小时候在身边吹口琴的小孩子,不过声音完全被背景的《卡门》遮掉了,怎么都想不起来当时他吹的是什么歌了……
感谢高中早操时放的《卡门》,在下一首洗唰唰开始的时候国歌也在同时进行吧。默哀。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